台灣醫療網-行動版

首 頁

全國院所

網路掛號

網站論壇

就診指南

醫療新聞

專題報導

客服信箱

資訊交流

網路ATM

網站導覽

4C快修連鎖館-台北買電腦,三重買電腦,台北組裝電腦,三重組裝電腦,買電腦台北,買電腦三重,台北買手機,三重買手機,買手機台北,買手機三重,組裝電腦台北,組裝電腦三重,買電腦台北,買電腦三重,台北買平板,三重買平板,買平板台北,買平板三重,台北買筆電,三重買筆電,買筆電台北,買筆電三重.

買手機/買電腦
買筆電/買平版

4C快修連鎖館-台北修電腦,三重修電腦,台北組裝電腦,三重組裝電腦,修電腦台北,修電腦三重,台北修手機,三重修手機,修手機台北,修手機三重,組裝電腦台北,組裝電腦三重,修電腦台北,修電腦三重,台北修平板,三重修平板,修平板台北,修平板三重,台北修筆電,三重修筆電,修筆電台北,修筆電三重.

修手機/修電腦
修筆電/修平版

全國院所搜尋

台灣醫療網-行動版

資料庫搜尋

 

  【類別】:健康資訊

 
最後一片秋楓(三)
 
在走到阿勇仔病房的短短幾步路上,我努力的思索著這個問題……。

「嗨!他們說你都不吃飯,不吃藥,也不打針了?」我走進阿勇仔的病房,隨手拉 了一張椅子坐在他的床緣,很輕鬆的對他說。

阿勇仔撇過頭,十月初過境的伯勞在尚未轉涼的初秋,沐著午後的陽光,吱吱喳 喳的在枝頭上雀躍。

她們叫我來勸勸你,說你可能比較聽得進我的話。」

阿勇仔還是不發一語的凝視著窗外。於是我若無其事的說,「可是我覺得好為難 耶!因為我一直覺得,如果我是你,我應該也是會這樣做。」

阿勇仔這才瞪大了眼睛,詫異的回過頭來,「為什麼?!」

「其實說真的,好羨慕你們夫妻倆……,人生一輩子之中能遇見自己願意完完全全付出的對象,也曾經真心真意的付出過,真的是一件很令人羨慕的事。」我誠懇的對著阿勇仔說,可是不曉得怎麼了,自己說得有點結巴,有些心虛。心埵野t外一個不屑的聲音在問我自己:「是嗎?當如此迫切的面對死亡的時候,你還能這麼從容的這樣告訴自己曾經愛過就夠了嗎?如果不行,那你有什麼資格坐在這堙A想用這樣的話來勸人家?」

所以我也愣在那兒,老半天說不出話來。空氣中瀰漫著病房陰沈的霉溼味與有點尷尬的沈默。

「其實,」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知道就算我是醫師,也沒什麼立場和資格和你談論死亡的問題。因為不管我對你說什麼,你都大可以回我一句:反正要死的又不是你。」

阿勇仔眼睛瞪得大大的,大概沒想到我會忽然轉一百八十度的這樣對他說話。

「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們沒有人會因為你得了AIDS就看輕你,也從來不會認為 AIDS是對同性戀或吸毒者的天譴。如果這世界上真的因為做了那些事就應該得那些病的話,那麼那些貪官污吏早該萬病纏身橫死街頭了,不是嗎?」

阿勇仔笑了,很難得的笑了。

「不過說真的,你們夫妻倆真的很讓人感動。我也知道你不吃飯不打針是為了希 望自己早點結束生命,不要再拖累你太太。不是嗎?」

阿勇仔點點頭。

「我想你很清楚自己會死,而且應該不久。可是我也會死啊,就算比你多活個幾十年,我也一樣會死。我也不想勸你要怎麼努力的延長自己的生命,反正你本來就權決定自己的生命要怎麼活,或是怎麼結束。只是……讓自己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天,就替自己找個理由好好的活下去,好嗎?為什麼不像窗外那片楓葉一樣,即使要凋落了,卻還是那麼的美好?」我對著阿 勇仔眨了眨眼,走出了他的病房。

隔天,護士小姐告訴我說,阿勇仔半夜堜艙M爬起來要東西吃,而且希望值班醫 師再幫他打針。我笑了,因為我知道阿勇仔找到了讓自己多活一天的理由。很快的,在AIDS病房的實習期滿,我也輪調到其他的單位繼續我的實習醫師生涯 。之後偶爾路過AIDS病房,我還是會過去探望阿勇仔,甚至如果他身上的點滴滴得不順,他還會要求我把他身上所有的靜脈留置針重打一遍。雖然阿勇仔的病情改善不多,可是我從阿勇仔的眼堣S看到了生命的光采與鬥志,我知道阿勇仔還不會死,至少還不會那麼快死。

畢業之後,我在金門服醫官役,奉派兼任防區戒毒班的授課教官。那是把各部隊中所有曾犯煙毒前科或自承有吸毒習慣的弟兄們集中起來,利用團體生活和教育,期待他們能早日脫離毒癮的單位。戒毒班所在的位置僻靜而優美,每次下午去授課,我都寧可犧牲午休時間,自己捨車徒步前往,只是為了能在路上那一片楓樹林中悠閒的漫步。

那個深秋,在去戒毒班授課之前,輾轉從以前的那些護理同仁的來信得知阿勇仔 已經過世的消息。據說阿勇仔走得很平靜,就那麼緊緊的握著勇嫂仔的手,像任何一部電影情節般的陷入昏迷後過世,沒有一般AIDS病人因為卡波西氏肉瘤出血或其他併發症所造成的苦痛。我微笑平靜的闔上信箋,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就好像送走了一位遠行的好朋友,有點不捨,有點懷念,卻帶著更多更多的祝福。

走進戒毒班的教室,面對的依舊是那一張張年輕、叛逆、急於成長卻不小心絆了一跤的面孔。走上講台,攤開那一疊制式的講義,拿起粉筆,轉身正想寫下授課 的主題時,不小心映入眼角的是那一櫺秋色,就像當初阿勇仔窗外一般湛藍的天空,一樣醉人的楓紅,與一樣在冷冷的枝頭雀躍的小侯鳥。

我微笑著想起了阿勇仔。丟下粉筆轉過身,砰然闔上講台上那一疊資料。

「你們之中,有女朋友的請舉手!」那些年輕的弟兄們詫異的彼此看了看,搞不清楚為什麼我要問這個問題,卻也幾乎全都舉了手。

「謝謝,請放下。那麼你們之中,覺得自己真的很愛自己女朋友的請舉手!」台下沈默了一會兒,稀稀落落的有些人舉起了右手。

我笑了笑,開始平靜的對著那一群年輕的弟兄述說著阿勇仔的故事。看著那一對對桀傲不馴的眼神為之動容,有人甚至還紅了眼眶。望著窗外枝頭上的最後一片楓葉,我想,阿勇仔應該不會太介意我把他的故事告訴這些一樣曾經跌了一跤的生命吧。

(註一)Hippocratic Oath :希波克拉提斯誓詞,醫學生畢業行醫之前所必須宣誓朗誦,內容大致為醫師應不分疾病、性別、人種、社會地位奉獻自己救治病人。


 

[推薦好店] 4C快修連鎖- -手機/電腦/筆電/平板-專業維修買賣
4C快修--新北淡水店
(02) 2621-4009
新北市淡水區新民街55號
4C快修-新北三重店
(02) 2973-7288
新北市三重區中正南路1號
4C快修--新竹竹東店
(03) 545-6220
新竹縣竹東鎮長春路二段65號


台灣醫療網-行動版

 tw16net Network AllRights

人 瀏覽

 Reserved© 2006~2025